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苏联解体 本是收复外蒙古的最好时机

2018-11-08 09:54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军吾细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徐树铮的职权是负责驻军,并未负有处理撤治问题的职责。1919年他受命担任西北边筹使兼西北军边防司令之后,便将西北边防军带到了库伦,架空陈毅接手对外蒙的交涉。

  尽管外交部代总长陈籙主张:「在我正应一意怀柔,使中蒙关系日益亲密。若轻堕已成之局,不惟阻遏蒙人内向之诚,更恐别生误会,致来外力干涉。因之数年之功,败于一旦。」但长期以来,以武力解决外蒙事件的主张在北洋政府中占据了上风。徐树铮认为,「撤治用四字,而用恩用威……蒙性多猜,威则不易近,故必先恩以结之。恐其久而易视也,然后威以折之,蒙无实力,必悚而就范,再待以恩,以结其心,则不思勾结外援,乃永无反侧矣。」

  1939年诺门将罕战役期间,苏联远东第一集团军司令朱可夫与蒙古元帅乔巴衕(左)合影。

  库伦政府之所以独立,是因为他们认为清廷的政策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寻求撤治,也是王公集团希望取回特权。然而徐树铮在没有请示任何人的情况之下否定三方草拟的条例,并提出自己拟定的八项对蒙新条款,强化了直接管理外蒙的倾向。蒙古王公与喇嘛大为震惊,遂联合抵制。但徐树铮挟持蒙古内阁总理大臣巴德玛·多尔济(Badamdorj)、软禁哲布尊丹巴,并威胁「宽限一日,夜晚定须解决,否则拿解者不止一佛」,库伦政府只得同意,于1919年11月17日,递交了要求取消「自治」的呈文。北京政府在库伦设立中华民国西北筹边使公署,由徐树铮部在外蒙古驻防,并派兵收复唐努乌梁海。

  至此,撤治问题在武力胁迫下得以解决,中国舆论界对此一片赞颂之声,《大公报》称之为「历史未有之盛事」。孙中山发电报庆贺「徐(树铮)收回蒙古,功实过于傅介子、陈汤,公论自不可没!」然而,外蒙人心自此丧失殆尽,诚如李毓澍所言:「径以兵力胁迫,自愿撤治突变为强迫撤治,不仅摧残蒙人向华之心,使外蒙撤治的意义亦全然消失。」

  苏联趁火打劫

  尽管徐树铮认识到「空言统摄,难期久远,一切要政,不及时措施,终恐此地非我所有,有之亦不如其无」,但他很快就回到北京,投身军阀间的混战,而僧侣集团与蒙古王公又重新团结。库伦对中国的厌恶超过了对苏俄与白军的恐惧,向后两方势力求援,哲布尊丹巴甚至写信给日本天皇,希望日本协助蒙古恢复独立。

  1921年2月,应哲布尊丹巴邀请,谢苗诺夫的旧部恩琴(Sternberg)率800人亚洲骑兵师进入蒙古。在日本支持下,他很快击败褚其祥、高在田率领的中国军队,进军库伦,扶持哲布尊丹巴复位,重建大蒙古国。

  恩琴性格暴虐,有疯狂男爵之称,在统治外蒙期间以高压手段镇压反对者。这本是民国政府再次收复外蒙的机会,然而直奉两系陷于内斗,张作霖虽为蒙疆经略使却志在关内,并未出兵。

  反倒是苏联行动迅速。按照蒙古总理乔巴山(Choibalsan)在《蒙古革命史》中的说法,「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虽然处在内战、破坏和饥馑的困难时期,却向受难的蒙古人民伸出了兄弟般的援助之手。」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