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苏联解体 本是收复外蒙古的最好时机

2018-11-08 09:54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军吾细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然而库伦政府对沙俄的背信弃义极度不满,亲俄的氛围逐渐消失。由于该条约准许中国政府向外蒙派驻官员,中国势力得以重新进入外蒙地区,为日后撤治预留了活动空间。

  撤治得不偿失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沙俄无力维持外蒙的商品与金融秩序,华商又已被驱逐出境,致使外蒙发生金融危机,一时人心惶惶,不少蒙人认为这一切均因贸然宣布独立引发。待华商重返蒙古后,蒙人之心渐变,再次进入外蒙的驻库伦大员也积极引进华资,使外蒙与中国内地的经济再次合为一体。

  1917年11月7日,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发动革命成功,远东局势遂发生剧烈变化。沙俄帝国已经倾覆,布尔什维克红色武装、支持沙皇的白卫军武装以及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部队在远东以及西伯利亚地区混战,波及外蒙。而随着俄国势力的退出,日本卵翼下的白军领袖谢苗诺夫(Semyonov)开始觊觎外蒙。1919年3月,谢苗诺夫在赤塔召开大蒙古大会,宣称要建立一个统一外蒙古、内蒙古及呼伦贝尔等地的「大蒙古国」,尊第八世哲布尊丹巴为国家元首。

  困顿的经济,对苏俄的恐惧,以及谢苗诺夫的军事威胁使库伦政府颇有前途艰难之忧。外蒙已无独立维持治安秩序的能力,中国驻库伦办事大员陈毅行事也无刺激蒙人情感的意思,一切但求亲和,以期达到汉蒙渐成一家的目的,外蒙仇中之心渐减,并对中国产生依存之感。1918年,中国驻军进入库伦。

  在这之后,民国政府趁势要求陈毅更加主动地寻求解决问题,恰巧蒙古王公也有「取消自治官府,恢复前清旧制,完全统一中央」的要求。自归附清朝以来,蒙古一直实行二元体制,以活佛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喇嘛教上层和各盟王公共同统治,按照传统,宗教势力不干涉政治。但自独立以后,库伦政府尊哲布尊丹巴为君王,带有神权性质,喇嘛教上层进入执政中枢,开始凌驾于王公之上。随着僧侣集团攫取财富增多,两派矛盾愈演愈烈。

  陈毅抓住这个机会,与王公集团开始频繁磋商。陈毅许诺中央绝不会干涉外蒙古自治权力,只是明确各自的权限,「不令从前弊政复生」。王公欣然信从,按照陈毅要求,拟定了请求中央撤治即取消自治的请愿书,以表示并非遭受胁迫。

  1920年1月1日,外蒙活佛册封专使徐树铮(前排中立臂带黑圈者)为哲布尊丹巴八世举行册封典礼。图为徐树铮与其随员以及外蒙上层人士在库伦大前合影。

  北京虽然欣喜事态的发展,却又唯恐引发外交问题,提出需由「驻库大员面告车林(车林多尔济,库伦政府外交长),先由蒙古王公全体名义呈请,或秘密电达政府,请求恢复原制。然后政府根据此项请求,再与妥商条件」。

  一来一回之间,僧侣集团也插手此事。他们虽然也希望能和中央政府协力抵抗外敌,但担心一旦撤治会丧失对王公集团的优势,因而百般推诿。

  在陈毅的周旋下,三方草拟了《外蒙取消自治后中央待遇外蒙及善后条例》,不但保证中央政府在外蒙的主权,还保证了王公与黄教各自的权益。然而三方就细节争执不休,谁都不肯让步,导致事情一变再变。札奇斯钦不无遗憾地说,假如北京政府不斤斤计较一些小节,先同意撤治申请,然后再商定条件,恐怕撤治就会很容易完成。

  就在争执不休、波澜再起之时,段祺瑞最为信任的心腹谋士徐树铮插手撤治问题,最终造成难以挽回的局面。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