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苏联解体 本是收复外蒙古的最好时机

2018-11-08 09:54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军吾细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这种局面在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兴起后发生改变。康熙二十七年(1688),准噶尔噶尔丹博硕克图汗出兵占领喀尔喀,喀尔喀各部贵族开会讨论出路。他们请外蒙古藏传佛教最大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做决断。哲布尊丹巴说:「俄罗斯素不奉佛,俗尚不同我辈,异言异服,殊非久安之计,莫若全部内徙投诚大皇帝,可邀万年之福。」外蒙古从此归附中国。

  清咸丰八年(1856),清政府黑龙江将军奕山与俄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在瑷瑷(今黑龙江省黑河市南)签订中俄《瑷珲签约》,俄国割去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

  喀尔喀部非常看重自己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以此决定投向中俄哪方。清朝统治者亦明白「蒙古唯信喇嘛,一切不顾」,对历世哲布尊丹巴优礼有加,一切以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领袖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礼遇待之。乾隆帝曾说:「中外黄教总司以此二人,各部蒙古一心归之。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清廷大力扶持黄教,在蒙古各地建立寺庙,免除僧众的赋税、徭役和兵役,对于地位较高的喇嘛还赐给牧地和赏赉。同时,清廷准许蒙人一切习俗保持不变,引发内地民愤的「剃发令」也不在蒙古推行。

  为防止漠北诸部割据,清廷用爵位、联姻拉拢蒙古王公的同时,在库伦(今乌兰巴托)设置大臣定期举行军事演习。还将「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盟旗制度扩展到新收服的各部,同样设置札萨克,后被称为外札萨克,演化为外蒙古。

  鉴于蒙古强大的战斗力,有清一代,统治者对强悍的蒙古一直持防备心理。在清廷的精心设计下,蒙古王公虽被赋予地方管辖权及尊贵爵号,然而各旗牧地有严格限制,使其实际上难以扩展势力。

  随着清朝统治的稳固,统治者开始封禁蒙古。学界一般认为,个中原因是清朝统治者害怕汉民到蒙地,与蒙人合流推翻其统治。

  乾隆十四年(1749),乾隆帝谕示蒙古王公:「蒙古旧俗,择水草地游牧,以孳牲畜,非若内地民人,依赖种地。」「特派大臣,将蒙古典民人地亩查明,分别年限赎回,徐令民人归赴原处,盖怜惜蒙古使复旧业。」后来进一步禁止内地民人进入蒙古地区,「不准多垦一亩,增居一户」。而对蒙古人,清廷不允许他们接触任何汉族文化。蒙古王公、台吉等,不准延请内地书吏学习汉文或充书吏,违者治罪。在处理蒙古事务准则《蒙古则例》中制定了隔离蒙汉民族接触的「边禁」政策。禁止汉人越过长城到蒙古地区,更禁止蒙古人到内地。对「有私行来内地者,查出即行发还;蒙古买内地民人出边者,永行禁止」。

  由于蒙古地区历史上形成的游牧经济非常单一和脆弱,与内地经济有高度的互补性和依赖性,在满清长达两百多年的统治中无法割断蒙古与内地汉民的交流。汉人还是源源不断进入内蒙,最主要的统治思想儒学也不可避免地在内蒙传播,如清末时,土默特旗(今内蒙古自治区中部)的蒙民已经完全汉化。

  在内蒙逐渐得到开发的同时,外蒙人仍被禁锢在各自盟旗中,失去了迁徙能力又无法得到人口补充,对天灾的抵抗力也降到历史最低点,经济处于停滞或倒退的境地。生活困苦的蒙古男性多选择投身喇嘛教以换取精神的慰藉与生存的空间。卢明辉《清代蒙古史》一书的资料显示,清代后期外蒙的喇嘛多达男性总数的44%,各地喇嘛人数最多时几乎占蒙古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