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罗伯特·卡普兰:中国在南海不战而屈人之兵

2018-10-12 09:30  来源:观察者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在中国南海,中美两国之间的“战争”早在多年前便已开始,只不过直到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的时候,华盛顿方面才刚刚意识到罢了。中国人的战争之道遵循着中古时期哲学家孙子的教诲: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因此,中国人一直以小步前行的方式处理南海事务:在这里填海造一个岛,在那里修建一条机场跑道,在另一处部署导弹系统,在争议水域进行临时性石油钻探,以及成立三沙市等等。中国迈出的每一步都旨在不引发对手军事回应的情况下,创造一个看似细微的事实,因为中国人很清楚他们与美国海军空军之间可能还存在一代人的差距。

  这一过程的最新动向发生在本月早些时候,一艘中国军舰在南薰礁附近与美国海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对峙,当时情况危险,两舰距离仅45码。

美军导弹驱逐舰擅闯南海岛礁邻近海域,被我“兰州”舰警告驱离

  考虑到中国合理的地缘政治目标,美国应认识到中国不是流氓国家,其政策完全合乎理性。中国在南海事务上采取方式与19世纪和20世纪初美国在加勒比海的做法大体相当,当时美国寻求在周边海域建立战略主导权。对加勒比海的支配权使美国有效地控制了西半球,进而在整个20世纪赋予其决定东半球实力格局的影响力。在21世纪,控制南海对中国有同样重大的意义。(观察者网注:中国拥有对南海上大量岛礁的主权,因此中国与南海的关系,和加勒比海之于美国完全不同,作者在本文中的此类比较主要基于地缘视角,谨供读者参考。)

  只要能有效控制南海,中国便能自由出入广阔的太平洋,进一步软化台湾当局的姿态,更重要的是,它还将使中国成为横跨两大洋的海军强国。南海是通往印度洋的门户,而印度洋则是21世纪意义最重大的水域,它作为全球能源的海上高速通道,连接着中东的油气田和东亚的中产大都市。中国正在构建横跨印度洋、北穿苏伊士运河、直抵东地中海的商业帝国,其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与之密不可分。

  从中国人的视角出发,美国才是富有侵略性的霸权国家。毕竟,是美国海军不远万里把军舰从北美开到中国南海——在中国的地理坐标系里,南海是其内海,就像美国人觉得加勒比海是内海一样。美国海岸警卫队在加勒比海及周围海域部署了大量舰艇,这说明美国打心眼里认为加勒比海属于自己。出于类似的信念,中国的海警和捕捞船只也开进了南海。

渚碧岛机场

  美国必须正视一个重要的事实: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笼罩在美国海军势力范围之内的西太平洋仿佛成为了美国的内湖,但这种单极格局今天已经终结。随着中国回归大国地位,世界必然进入更加复杂的多极化格局。美国至少必须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为中国空军和海军力量腾出一些空间。问题的关键在于这样的空间应该留多大。

  必须记住的是,美国在该地区的主要盟友——越南和菲律宾——必然要与体量庞大、经济优势明显、并且同处一个地区的中国打交道,它们别无选择。这些国家需要美国发挥制衡中国的作用,但不希望美国与中国彻底翻脸。它们十分清楚,在亚洲维持强大的军事存在取决于美国的意愿——这意味着美国的政策具有不确定性——而中国才是该地区的核心组织者。

  相比现代史上任何一位美国领导人,特朗普总统对亚洲盟国传递的不确定性要高得多。这些国家可能不得不选择分别与中国达成谅解。这个过程不会被放到台面上,当事国可能不会公开承认,更不会广而告之。然而有一天,美国人一觉醒来会发现,亚洲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事实上,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正在破坏美国防长马蒂斯的南海安全战略。千万不要以为美国可以利用贸易作为杠杆在南海对抗中国,因为北京方面在南海事务上已经形成坚实的长期战略,这与特朗普朝令夕改的古怪念头存在本质性区别。

  在中国步步为营的南海政策面前,除非美国愿意在南海发动真枪实弹的战争,否则它唯一的抵制手段就是构建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体系和民主国家联盟,以此巩固美国的军事部署,对抗中国。权力不仅局限于军事和经济范畴,它也属于道德范畴。我所说的道德不是指人道主义或道学说教。我所说的道德建立起来更难:言贵有恒,只有这样盟友才觉得你可以依靠。也只有这样,越南和菲律宾等南海沿岸国家才会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选择与中国保持安全距离。

  总而言之,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看似咄咄逼人,其实与美国政府扞卫南海的承诺背道而驰。南海不是美国的国内水域,它属于中国。地理因素的重要性仍然不可忽视。美国毕竟离南海太远,唯一的希望在于鼓舞盟国,以地区性愿景支撑自己的军事构想。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华盛顿邮报》)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