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情热帖 >> 正文

土耳其公投终结议会制,与西方说再见!

2017-04-19 09:59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欢呼、争吵、质疑、唏嘘,2017年4月16日的夜晚,超过86%的投票率,让土耳其举国难眠。

  当晚,土耳其选举委员会宣布,在近99%的全民公投已清点票数中,涵盖18处重要修改并涉及总统制改革的宪法修正案全民公投,以51.3%的赞成票通过。这次修宪将允许2019年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完全掌控政府,由此终结目前的议会政治制度。

  这也就意味着,土耳其将由自1921年开始实施的议会制,更替为总统制国家。公投之后,总统的产生将继续沿用2007年的公投决议,由全民直选产生,任期为5年,最多任两届,并拥有直接任命内阁部长在内的官员、指定一个或多个副总统以及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权力。

  土耳其一直是叙利亚内战主要的外部角色之一,是通往欧洲的移民路线上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也是美国和俄罗斯在中东一个关键的合作伙伴。土耳其政局的动荡对中东格局、地区国际关系和中东国家国内政治将会产生怎样的深远影响?

  中东地区格局更加多元化

  冷战后,中东地区曾形成了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土耳其、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被视为支撑美国中东霸权的“三大支柱”。

  2010年底中东地区爆发“阿拉伯革命”以来,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等域外力量在中东形成了“群龙之势”。美国、欧盟、土耳其和沙特等组成了“支持政局改变阵营”;俄罗斯和伊朗等则形成了“反政权更迭阵营”;中国、印度等亚洲大国成为第三种力量,在“不干涉内政”与“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下维护地缘经济利益,各方在联合国等多边舞台围绕叙利亚内战、也门危机和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等斗智斗勇。

  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政府指责流亡美国的居伦是幕后推手,甚至指责美国情报部门暗地支持居伦运动、图谋颠覆埃尔多安民选政府。

  美国则长期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引渡居伦,美土之间因此出现龃龉。而俄罗斯利用土耳其未遂政变扩大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进一步离间土耳其与北约和欧盟关系。土耳其向俄、中、印等新兴国家靠拢,进一步推动中东多极化。

  埃尔多安要清除国内美欧势力

  土耳其地理位置重要,是伊斯兰世界和基督教世界的过渡地带,它加入东西那一方,都会导致力量的偏斜,加重那一侧的分量。而欧洲也需要利用土耳其的力量。

  2003年,埃尔多安上任总理,在他上台前,国家经历过两轮严重经济危机,而在他掌权的头十年,土耳其经济以年均约7%的速度增长,人均GDP激增3倍,国际地位无可否认地达到了自立国以来的巅峰,成为新兴大国。埃尔多安本人的政治地位也随着经济高速发展而日益稳固,他由总理做到总统,如今更改变政制,将大权全归于总统一职,有机会连任到2029年。

  这次修宪公投,埃尔多安希望打造一支更本土化、更少受制于美国、更忠诚于他的新精英队伍,以便实施更独立于美国和欧洲的内外政策。毕竟,美欧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操纵土耳其的内政外交政策,尤其在库尔德问题上表现得最为明显。

  追求“独立自主”的埃尔多安于是就成了美国的“眼中钉”。在美国的支持下,费图拉·居伦及其在司法和警察部门的追随者在2013年12月发起的针对埃尔多安家族及幕僚的腐败案调查,以及由居伦在军队中的追随者发动的2016年“7·15”未遂军事政变;同时,据土耳其媒体15日报道,土耳其当局对去年未遂军事政变的调查已经涉及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约翰·布伦南、纽约州联邦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华盛顿智库“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东项目主任亨利·巴基等美国人。

  在经历了2013年腐败案冲击、2014年两次大选的洗礼,以及2016年7月未遂政变的历练后,埃尔多安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去获取此次公投胜利。如果修宪成功,土耳其不会像反对者设想的那样对世界关闭大门,更不会彻底伊斯兰化……。但可以设想的是,埃尔多安将在国内进一步肃清美欧代言人,肃清居伦势力,尤其是藏匿于正发党内部的居伦分子。

  西方势力在中东影响力走向衰落

  近代以来,中东主权国家的形成和政府的确立,同西方有密切的关联。但现在西方和美国的认知变化了。从前西方信仰主权高于一切,但现在信仰的是人权高于主权。而如何实现和保护西方所认为的人权呢?西方的回答很简单,那就是政权更换、多党政治和选举,也就是西方式民主。但在现存主权国家和政府被推翻后,所出现的往往不是西方所希望的民主政权,更多的国家演变成为西方所说的“失败国家”。

  土耳其通过修宪公投,反映了西方影响力的衰落。由于经过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后,美国元气大伤,国内孤立主义情绪上升,中东在美国全球的战略地位下降,美国政府主导中东事务、推动民主化的热情减退。

  加上去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逮捕了4.7万人,开除和暂停了10万人的公职,亲西方的自由派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埃尔多安的权力大大强化。土耳其的国家道路走在调整的路上,它同北约和欧盟有所疏离,同“宿敌”俄罗斯则走近了一些。

  西方舆论对土耳其一片唱衰声,它们普遍认为去年未遂政变以来在土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次公投,使埃尔多安成为“不受制约的独裁总统”,土将与西方价值观渐行渐远。

  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土耳其的这次转折,一方面并没有违背国家现代化发展的进程,另一方面也有着真实存在的民意支持,与此同时也是这个国家寻求自主独立的一种体现,而更重要的原因,则还是名面上的“加强政府之功能性、简洁性、和效能之改革,令司法、立法和行政机构之间更为明确”。

  土耳其实际在追求更多的独立性,希望开辟国家发展的新空间。向西方一边倒的发展模式似乎走到了尽头,土耳其不得不经历一场新的摸索。

  与美国和欧盟渐行渐远的同时,土耳其必将寻求与更多其他国家的合作。除继续强化与俄罗斯的关系外,土耳其将会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当然,土耳其也会更频繁地谈论退出北约、加入上合组织,埃尔多安曾说,假如不能加入欧盟,土耳其将考虑加入上合组织作为替代。他表示土耳其不必在欧盟一棵树上吊死。这或许将是一盘超越布热津斯基设计的“大棋局”。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