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工科技 >> 正文

中国进口苏35的真正目的曝光

2017-12-07 11:21  来源:搜狐军事  作者:利刃军事官方号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中国第四悍匪——凌国梁(绰号:枪魔)

  枪,分八派,神、圣、仙、侠,为枪派正宗;魔、鬼、灵、妖,则是旁门左道。细分之,无非是正邪两派。

  正派,内修枪法(枪者的精神世界);邪派,外练枪技(杀人的技术)。论枪法,以田、白二圣为尊,亦是枪法之最高境界!若论枪技,当属枪魔凌国梁,天下无 敌。独孤求败,但求一败!然而,凌前辈,虽悟性极高,但根基尚浅,凭个人意志催练枪技,突破魔坷天劫。表面上,威力无穷;实则,为祸至深。

  闲言少叙,帖归正题。

  人的性格、价值观、道德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生活环境和启蒙教育的影响。所以,要解释凌国梁的犯罪动机,先要从他的家庭说起。

  凌母早逝。凌父,本名凌俸山,外号凌先生。下面,是关于他的趣事。

  此人,与仕途无缘。年轻的时候,毛遂自荐,想在伪zf谋个一官半职,未果。后,加入地下dang。一次,dang组织会开,他喝多了,忘了去开会的事儿。 组织上,经研究、讨论,认定他是个废物,于是,将其踢出组织。解放后,又毛遂自荐,想在村里从“政”(很渺小的“官”),未果。凌先生,大受刺激,多次扬 言,“阻挡贤路者,我必杀之1不可否认,凌先生是个很有思想的人。那天,宣传队在村里播放某宣传片。片中一镜头,展现了外国的城市面貌(从侧面反映了,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生活质量。当 然了,这不是该片的本意)。凌见此,嚎啕大哭。宣传队的同志问,“他咋地了?”村民答曰,“凌先生,又犯病了。”

  那么说,“凌先生”这一外号是怎么来的呢?除喝酒外,他还有一大嗜好,就是说书讲古。旧社会,将知识分子称之为“先生”。“凌先生”,由此得名。每当,他在村口说书,都会引来众多村民。书说到****时,他会故意停下来,卖关子。

  那年月,没啥娱乐活动,所以,凌版评书,人气很旺。至今,当年听过他书的孩子,仍赞不绝口,“那书,说得好啊!”

  凌先生,最喜欢说《三国》,常把自己比喻成诸葛亮。这也反映出,他的理想和抱负未得施展,那种怀才不遇的心情。但,只凭说,无论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实。在他家的床底下,有一块牛骨头。

  每当馋肉时,他就把那骨头拿出来,舔舔(这种恶心的行为,只有经历过那个年代,长期受计划经济之苦、肚子里没有任何油水的人,才能理解),还多次扬言,“再没肉吃,就把狗杀了!”其实,他舍不得杀他家的老黄狗。

  后来,老黄狗死了(被洪卫兵抢去,勒死吃肉)。为此,凌先生少言寡语,书也不说了。紧接着,他大儿子凌国栋……凌国栋其人,怎么说呢?做梦都想当公务员,这一点,有点像凌先生,但,他比他爹“狠”,穿着假警服,四处招摇撞骗。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那天,国栋哥路遇一老太。老太太,疯疯癫癫,语无伦次。栋哥,善心大发、正义感顿起,真把自己当成了警察,上前询问,“大娘,您 没事吧?我送您回家。”疯老太声称,她是县公安局局长的亲娘,因遛弯儿迷路,找不着家了。栋哥,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背着疯老太走10多里地,去公安局领功 受赏。唉,利令智昏。

  到局子门口,疯老太死活不肯进去。栋哥,叫她在问口等着,而后,一溜风地跑进局长办公室,“陈局长,你母亲……”(陈局长的母亲,已去世20多年。)经过一顿暴打和审讯,栋哥交代了,假借警察身份诈骗、勒索村民,赃物有:地瓜、白菜、豆角、袜子、衬衣……(这个sb!)这案子,往大了说,得蹲监坐狱,到死为止;往小了说,也不叫个事儿,批评教育。犯罪性质,全凭当官的一张嘴,只要陈局长高抬贵手,事儿就了了。

  凌先生和他小儿子凌国梁,为了国栋的事,天天往县里跑。那天,爷俩又去公安局送礼(一瓶中档次的瓶装酒。凌先生,珍藏好多年,都不舍得喝。这是他们家仅存的、唯一值钱的、能称之为送礼的礼品了)。

  有那么句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小鬼”挡路,“局长很忙,没工夫接待你们。有啥东西,就放我这吧,我捎过去。”那能给他吗?一个看门房(收发室)的 “狗”。于是,爷俩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小警察,怒了,怪眼圆翻,“我看看是啥酒。”,说着,夺过酒瓶,“啪嚓”摔地上……酒香扑鼻。嗜酒如命的凌先生,他的心在流泪;而身为孝子的凌国梁,他的心在流血……去趟县城,一个来回十几公里。国梁,还强点,毕竟年轻;可凌先生,那么大岁数,外加上火、操心、憋气,身体每况愈下,终于病倒了。在弥留之际,一再嘱托国梁,“你大哥的事儿,就托付给你了。”,嘴里还一直念叨,“我这辈子,活得不值……”

  凌先生,走了。

  官方解释,凌国梁的犯罪动机,纯属个人恩怨。但,笔者认为,他的犯罪心里很复杂:

  1、没朋友、没妻儿,加之双亲故去(国栋死在狱中),更令他心无牵挂。

  2、与父、兄的价值观和遭遇基本相同,想步入仕途未果,心灰意冷。

  3、哀莫大于心死。他的心,死了。你自己都活腻歪了,还能珍惜别人的生命吗?

  4、超级枪痴。对枪的痴迷,已达到了****的程度,只有活靶子才能满足他的欲望。(电影《枪王之王》,律师说,“一个人的兴趣,反映出他的个性和人格……会潜移默化的增加杀戮性……”)凌父去世那年,梁哥伤心过度,以泪洗面,致使嗓子发炎、感染,视力也明显下降。最后,嗓音变得沙哑,视力永远没能恢复。按常理说,眼残会令枪技尽失、功力全废。但,梁哥……人类的感官80%-90%依靠视觉。视觉成像后,再把数据传递给大脑,因数据过于庞大,所以,在传递过程中会有一部分缺失。也就是说,大脑接触的影像是一种错觉。

  而眼睛的残疾,恰好成全了这个悟性极高的枪者。他抛开视觉影像的干扰,用心眼感觉目标。人枪合一,枪随心发。必杀技——追风箭!

  追风箭:

  不要用眼睛去看。听,风的声音。轻风掠过,带有生命的气息。风去风来,尘归尘,土归土。

  案发当日(1979年7月14日),梁哥找徐忠正(民兵枪械库库管)弄子弹。他一般很少用钱买(也没钱),都是货换货。可是,梁哥连棉衣、棉裤都拿去换子弹了(不考虑怎么过冬),再无货可换。那天,他拎着一双八成新的胶鞋……徐,喝多了,有意难为梁哥,“你把穆春林弄到这,我杀了他!子弹,你要多少,给你多少(穆春林,卡车司机,体格健壮,与徐同村,二人向来不和。徐,虽守着枪,但体弱胆小,总是受穆的欺负。)梁哥找到穆,用未装子弹的空枪,顶住他的脑袋,“跟我走1穆,跪下,“梁子,我可没招你、没惹你……”“少废话,走1,将其劫持至徐忠正处。徐见此,酒醒了一半,指责梁,“你……子弹……”(间接的向穆解释,这是一场误会。)穆,听明白了,原来是空枪,气得面色铁青,与徐厮打。徐招架不住,向梁哥求救。梁哥说,“我若出手,必杀人。但,我只杀两种人,一种是恶人,一种是男人。”

  有那么句话,狗急跳墙、穷寇莫追。徐被打急了,从床底下摸出把锤子,瞎抡。歪打正着,碰到穆的脑袋。脑袋被砸个眼儿,那还不死吗?顿时,鲜血崩流……徐,犯了人命官司,彻底醒酒,拔腿便跑。梁哥,很傻很天真,将他扑倒在地,“我把人弄来了,人你也杀了。我的子弹呢?徐哥,疯了,趴地上,一会儿哭,一 会儿笑,指着枪械库,“都给你……都你给……”过一会儿,他又有点清醒了,要拉梁哥做垫背,“这事儿,也有你的份儿。跟我一块儿走吧1梁哥说,“你自己走 吧。我只想堂堂正正的输一次,但,我知道,没人能用枪杀我。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念的了。”随后,梁哥将13支长枪、2000多颗子弹,装进一 个麻袋里……那么,徐忠正跑到哪了,是什么结果呢?

  按现在的地理位置。铁岭市树芽屯,有座李成梁庙(庙前是村民赶集的地方)。从那往东半里地,是老官台开发区。开发区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是开发区的尽头 了,前面是山),正当中有一金属制成的地球(形象工程)。在那附近,有一韩国人的工厂,具体是啥企业不清楚;还一个香港人投资的风力发电项目(3年未开工 建设)。徐,跑到“地球”附近,宣传风力发电项目的大牌匾处,体力不支,晕倒。而后,被警方擒获。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