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中国军情 >> 正文

南亚霸主又搞小动作!中国毫不客气正面打脸

2017-11-09 10:29  来源:搜狐网军事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还叫嚣构建对华包围圈,日本不挨揍都不成

  刚刚赢得大选的日本首相安倍又将开始他逢中必反的倒行逆驶,这一次他瞄准的是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并且他还盘算着拉上美、澳、印一起“跳火坑”。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披露,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下月6日访日时,首相安倍晋三拟在日美首脑会上提议,美国、日本、印度、澳洲进行首脑级别战略对话,以抗衡中国“一带一路”政策下的势力扩张。

  很明显,安倍治下的日本对从南海经印度洋至非洲这一地带早已经虎视眈眈。过去这几年,安倍一直推行他的地球仪外交,在中国周边煽风点火。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日本情面宣布退出TPP后,日本就拼了命似的到处刷存在感!

  不过,刚刚赢得了大选,还要执政三年的安倍,野心不止于此。河野太郎表示,日方的建议“着眼于促进日美印澳四国在陆地和海上的自由贸易和防务合作,并将这类合作向东南亚、南亚和中亚,以及更远的中东和非洲拓展。”

  作为老政客的安倍,自然善于两面三刀。9月28日晚,安倍刚刚才一溜小跑出现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的庆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招待会上,并热情洋溢地表示,“日中加强合作不仅对两国自身具有重要意义,对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也不可或缺。今后愿基于战略互惠关系的思路,为推动日中关系发展作出努力。”可不过一个月功夫,竟然又是一副丑陋面孔,居然要带头策动四国对华“包围圈”来了。

  其实,安倍的“四国战略包围圈”并不是什么创新,只不过是他所坚持的逢中必反的继续罢了。早在安倍2006年首次就任首相时,就曾提出所谓日美澳印“价值观同盟”和“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安保战略构想,试图包围和遏制中国。只不过,对于安倍的包围遏制政策,美方并未明确表态,印度也持慎重态度,“四国战略”对话也就此搁置。

  安倍当然不会死心。那么,如今安倍“旧话重提”,并且选择在特朗普访问亚洲前夕,又是出于何种考量?

  第一,始终把中国作为假想敌。综观安倍的执政生涯,不管是首次当选首相时提出日美澳印“价值观同盟”、“自由与繁荣之弧”安保战略构想,还是2012年二度执政后提出“民主安全菱形”(又称“钻石构想”,包含日美印澳四国),以及去年出台的《防卫白皮书》写入强化日美澳印多边合作,安倍始终未能放弃他企图打造日美澳印四国联盟梦想,而举行四国首脑战略对话无疑就是实现这一同盟的重要前奏。显然,在安倍的骨子中,早就以中国为假想敌了。他所期盼的就是通过加强所谓与海洋国家结盟,构筑针对中国的安全菱形包围圈,防范、孤立乃至对抗中国。他的一整套战略设计,都隐含“包围中国”核心实质。

  第二,担心美国在亚太不再作为。自从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安倍就一直焦躁不安。在安倍看来,与前任总统相比,特朗普对亚太地区的关注度明显下降。对于亚太地区,特朗普仅仅重视朝鲜核问题和美国对华贸易问题,而东海南海等问题,已远离他的视线中心。并且,特朗普政府迄今也未形成清晰的亚太战略,美国的“心不在焉”,让日本感到担心。安倍期望加快推动四国战略关系,由此迫使美国介入亚太局势,提升战略投入,从而对华施加更大战略压力,以便日本坐收渔利。

  第三,梦想主导亚太局势。中日力量对比近年发生了百年以来的大逆转。中国GDP在2010年超越日本之后,只用短短几年时间,便将日本远远甩在身后。处在整体心病中的日本似乎还无法适应这一历史性的变化,于是,我们看到,安倍政府拒绝被吸入中国主导的地区秩序;锁定“夺回强大日本”目标,政治继续右倾,军事上加紧重走军国主义老路,外交上积极拉拢印度、东盟和非洲国家,企图与中国在地区和全球层面上形成总体平淡、局部竞争、多点对峙的关系态势。

  安倍在大选后急忙重拾所谓“四国战略对话”也与东亚形势出现新的变化密不可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在欧亚、印度洋地区逐影响步扩大,中国强力扞卫领海领土主权的行动,也让日本焦虑不安。而恰在此时,中印之间发生地缘摩擦,也让日本似乎看到了拉拢印度,继而整合四国关系的希望。加之特朗普采取亚太战略收缩姿态,野心勃勃的安倍更愿意冲到前台、成为主导者。

  不过,联合美印澳包围中国,并不能靠日本一厢情愿,还取决于其他三国的态度。

  首先,特朗普并不积极。虽然美国外交界和军界的传统政治精英,已经开始对所谓四国战略对话抱有兴趣,希望给特朗普造成内有传统政治精英的压力、外有安倍提议的压力的态势,迫使特朗普接受安倍的建议。但是,特朗普本人对四国战略对话却未必感兴趣。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特朗普首次亚洲行却不打算参加东亚峰会主要议程就回国,这与奥巴马自2011年成为首名出席东亚峰会的美国总统后,几乎每年都到场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国媒体分析说,奥巴马政府将东亚峰会视为处理海洋问题、对抗中国的平台,然而特朗普只是“点个卯”,由此可见东亚峰会在特朗普心目中的分量。

  其次,印度人犹豫不决。随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印度明显感到不安,它的对华防范乃至敌对情绪在上升。2015年,印度首次邀请日本参加美印“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已释放出某种信号。不过,印度也会充分考虑加入四国战略对话的后果,一旦四国战略对话实现首脑级对话且机制化之后,就意味着印度作为“不结盟”国家被拉入西方结盟的阵营,这一机制尽管不是军事化集团,但也涉及安全防务合作,事实上等于建立了“小北约”战略机制。这就意味着印度有可能从此成为日本的棋子任其摆布,这对自视清高的印度来说,显然心有不甘。“不结盟”曾是印度的大旗,印度人自然不会轻易把自己绑在日本军国主义战车上。

  最后,澳大利亚持续观望。对澳来说,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经济关系密切。虽然澳大利亚国内也时常有些反华声音,但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在外交方针上若选择对抗中国而丢掉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这种得不偿失的买卖势必会引起国内事多的反对之声。

  显然,在四国当中,日本最积极,也注定会走得最远,然而,四国战略对话能否如日本所愿顺利开启,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并且,没有美国点头的事,日本想做也做不成。虽然美国也存在视不断强大的中国为假想敌、意欲防华遏华的心理。但另一方面,中美两国共同利益在扩大,美方也表示接受中国提出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相处之道。

  要让美国被日本牵着鼻子走,没那么容易。况且,一旦未来开启对话,将意味着在日本的推动下,亚洲地区秩序朝着冷战、对抗的方向转变。这样一个亚洲,未必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