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巴格达迪有危险?IS疯狂反扑夺回失地!

2017-11-14 10:30  来源:第一军情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IS武装如何取化名?有人故意占巴格达迪便宜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7月14日刊登薇拉·米罗诺娃与卡拉姆·哈马德合写的文章《“伊斯兰国”化名指南》称,场面很严肃,但听广播的人眼中却隐藏着一丝笑意。一名“伊斯兰国”(IS)武装分子正通过一个被破解的无线电频道大声呼喊他的战友。战友没有回答,很可能已经阵亡。但他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阵亡战友的化名:“阿布·吉哈德!阿布·吉哈德!阿布·吉哈德!”这个名字翻译过来就是“打击伊斯兰教敌人的斗争之父”,对收听广播的外国人来说,它令人哭笑不得。在叙利亚境内正在进行的战争中,这就是士兵们给自己取名的一个例子——有的很可笑,有的带有宗教色彩,还有的具有政治含义。

  虽然使用化名在数百年来的战争中司空见惯,但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武装分子却把它变成了一种艺术,将能够识别武装分子身份的大量真真假假的因素连在了一起。与其他战争中所使用的简短代号不同,叙利亚人的化名都很长,其组成部分也因为所属的组织不同而不同。

  化名各部分有讲究

  对“伊斯兰国”以及“解放黎凡特”(HTS)等类似的组织来说,化名通常由两个部分组成,也有些由3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用于识别一个人的父亲身份。例如,如果某个武装分子的大儿子名叫哈桑,那么他的化名第一部分就可能是阿布·哈桑。如果某个武装分子还没有儿子,那么他也可以使用自己父亲的名字。

  化名的第二部分通常指的是这名父亲的家乡。例如,如果前面提到的那名父亲来自叙利亚的塞勒根,那么的他的化名就会是阿布·哈桑·塞勒根尼。在少数情况下,化名的第二部分也可能指的是职业,比如阿布·哈桑·特贝耶(Tebbeyyeh,医生)。化名的第三部分则是个人所属部族的名字。

  当然,这只是理论。在实际中,武装分子很可能会在自己的化名上发挥创造力。他们经常会选择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的“圣门弟子”的名字。阿布·奥马尔、阿布·哈姆扎以及最着名的“伊斯兰国”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都是如此。也有人使用乌萨马·本·拉丹等着名圣战分子或是指挥官阿布·哈塔布等在车臣阵亡的武装分子的名字。

  还有一些化名表明了武装分子的忠诚和敬业(为了获得提升)。他们根据自己所能找到的最具伊斯兰色彩的战争词语来取名,比如阿布·吉哈德、阿布·沙希德(穆斯林殉教者之父)或阿布·穆贾希德(为真主和伊斯兰教而战者之父)。

  这些化名的好笑之处主要来自代表父亲的第一部分。一名前HTS武装分子对记者说:“我听过的最可笑的圣战分子的名字就是阿布·巴格达迪,意思是‘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的父亲。”据他说,使用此类名字的通常是组织的中层领导人。

  在战争中使用这种临时性的化名是一码事,而把它们传给自己的子女则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不过在摩苏尔,“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却真的给刚出生的男孩取了这样的名字,还写在了他们的出生证明上。

  就连这些武装分子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变得很可笑。一名前HTS武装分子回忆道:“我在一个关卡见过一名不到12岁的娃娃兵,他的名字叫做阿布·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之父),这令我感到震惊。他那个年纪怎么可能是任何人的父亲?”武装分子之间也不避讳拿对方的化名开玩笑。他说:“有一个牙都掉光了的老家伙,他的名字叫做阿布·达乌拉(国家之父)。我总在想,这是不是就是我们国家的样子——没有牙也没有未来。”

  化名隐含政治含义

  化名中通常用来表明一个人出身的第二部分也可能带有复杂的政治含义,其构成方式也因为所属的组织和地区不同而不同。最简单的化名也可能涉及伊斯兰教的历史——当时追随先知从麦加来到麦地那的一批移民被称作穆哈吉林(移民),而麦地那人则被称作安萨尔(支持者)。因此,一个人使用安萨里这个化名表明他是当地武装分子,而使用穆哈吉尔则表明他是外国武装分子。

  然而,对许多外国武装分子而言,化名的第二部分代表了与他们关系最密切的地区或民族,因此他们常常会根据自己的祖国来取名字。例如,有一名非洲裔德国人给自己取的名字是阿布·塔尔哈·阿尔马尼(德国)。还有一名波黑人在拿到美国国籍仅12天之后就动身前往叙利亚,他给自己取名为阿姆里基。不过,由于大部分沙特武装分子不喜欢执政的沙特王室,因此他们拒绝取名为沙特,而是会使用杰兹拉维(来自阿拉伯岛)这个化名。来自其他海湾国家的一些武装分子也出于类似的政治原因而选择了这个名字。

  还有一些武装分子更愿意突出自己的民族身份而不是国籍。例如,阿布·萨菲耶·波斯尼是一名波斯尼亚族的塞尔维亚公民,而阿布·卡西姆·巴西利则是一名母亲是巴西移民的弗兰芒族比利时公民。一些科索沃人也选择使用阿尔巴尼而不是科索维这个名字,体现了巴尔干半岛上严重分化的身份认同。来自非穆斯林国家中的穆斯林地区的武装分子可能会选用代表他们所属地区的名字;因此,塞尔维亚虽然是一个以基督教徒为主的国家,但来自该国桑扎克地区的人却可能取名为桑扎基。

  重名现象非常普遍

  语言是另一个可变因素。许多来自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的外国武装分子更喜欢用他们所说的语言来取名——费兰西(法语)——以使自己区别于其他阿拉伯人。

  化名的第三部分可以用来表明所属的部族,但原因各不相同。如果一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来自一个大多数成员反对“伊斯兰国”的部族,那么他用自己的部族当名字——比如叙利亚代尔祖尔和哈塞克地区的沙马尔部族——要么是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要么就是为了惹恼自己所属的部族。如果某个人所属的部族遍布多个中东国家,那么用它当名字可能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归属。

  由于武装分子都是自己选择化名,因此他们也可能故意篡改自己的身份。例如,有不少传闻称,一些说俄语但并非来自车臣的武装分子给自己取名为希沙尼(阿拉伯语中的车臣)。他们认为这可以使自己得到更多尊重,因为车臣武装分子在叙利亚有着特别高的声望。

  此类地区政治因素也会影响当地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当地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会使用比较笼统的名字,比如沙米(叙利亚所属的地区)。叙利亚境内的HTS成员和在伊拉克作战的“伊斯兰国”当地武装分子更有可能使用比较具体的家乡或地区的名字,比如费卢吉(费卢杰市)和安巴里(安巴尔省)。“哈里发国”的官方立场是人人平等,但即便是为它而战的武装分子也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家乡身份和政治倾向。

  由于这些词语组合的数量有限,因此想在叙利亚找到一个独一无二的化名并非易事。阿布·贝克尔这个名字过于常见,以至于在前线的各方都有许多阿布·贝克尔在作战。如果说HTS成员至少有时候还会使用自己或自己儿子的真名当作化名,那么试图隐瞒自己身份的“伊斯兰国”成员则永远使用别名,而且在城镇之间转移或是更换部队时还会改名。这使得取名变得难上加难。据一名已经离开“伊斯兰国”的前外国武装分子说,当他逃走时,“伊斯兰国”就是根据他的化名来寻找他的。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