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中国军情 >> 正文

埃尔多安的“突厥帝国”神话终于砸了土耳其的脚

2017-1-08 11:52  来源:参考消息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1月1日,土耳其发生恐怖袭击,造成39人死亡,多人受伤。

  土耳其媒体称,数名中国维吾尔族人涉嫌与伊斯坦布尔夜总会袭击案有关,已被该国警方逮捕。袭击者逃亡期间曾搭乘出租车到一家维吾尔餐馆,并到餐馆内找人取钱付车费。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对新疆发表过不当言论,近年来,在“泛突厥主义”背景下,土耳其政府支持过维吾尔族的偷渡行动,中国外交部曾对土耳其接纳173名经东南亚偷渡出中国的维吾尔人表示不满,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反对任何支持非法移民的行动。这次的事件,或许意味着埃尔多安的“突厥帝国”神话终于砸了自己的脚。

  

资料图:埃尔多安访问新疆时,场面热烈

  土耳其从未有官方正式数据统计过该国维吾尔族人移民的数量,据民间数字,应超过5万,若加上早先迁入已融入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后裔,则说有几十万(有报道说是30万)。土耳其以突厥国家“老大”自居,多年来一直接纳包括中国维吾尔族人在内的所谓突厥“难民”,以此显示“种族友善”和“人道主义责任”。土耳其的“流亡”维吾尔人,除了可自由结社集会,无证件过期被捕和遭遣返的担忧外,时常还有政客和议员前来嘘寒问暖,这是为什么大量维吾尔人会移民土耳其的原因之一。

  

维吾尔人和土耳其人真的是一家吗?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杨圣敏曾撰文指出,土耳其在历史上与维吾尔族没有联系,它们从来不是同一个民族。维吾尔族的祖先,原蒙古草原上的回纥人(古维吾尔人)部落曾受突厥汗国统治。公元744年,在唐朝帮助下打败突厥汗国,在蒙古草原上建国。他们与以阿史那氏族为核心的突厥是两个不同的民族。

  资料图:突厥汗国兴亡表

  严格来说,两家还是仇敌,公元6世纪,蒙古草原上的阿史那氏族强盛起来,建立了以阿史那氏族为统治者的突厥汗国。被唐朝联合回纥打败后,突厥汗国灭亡,一个以阿史那氏族为核心的突厥族也就逐渐消散了。

  到了当代,世界上约三十个突厥语族民族,与古代的突厥在文化、体质特征上已有本质的区别,早已不是一个民族。突厥汗国灭亡以后,突厥人西迁到达中亚和西亚的小亚细亚,当地的居民基本上是一些操印欧语系语言的民族,外貌特征也是以白种人特点为主,如古代粟特人、塞种人、吐火罗人、古伊朗人等。他们与操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外貌特征为蒙古人种(黄种人)特点的突厥人有很明显的差别。

  经过数百年文化与血统的融合,在中亚向西一直到今土耳其这一线就逐渐形成了多个操突厥语族语言的民族。这些民族的特点与原游牧突厥人不同,他们也与原土着人操完全不同的语言。这样的民族包括乌兹别克、哈萨克、土库曼、阿塞拜疆、土耳其等共三十个左右。

  

从基因构成看,土耳其人和维吾尔人的突厥基因(C3北亚),都只占了很少部分。

  1月1日,土耳其发生恐怖袭击,造成39人死亡,多人受伤。

  土耳其媒体称,数名中国维吾尔族人涉嫌与伊斯坦布尔夜总会袭击案有关,已被该国警方逮捕。袭击者逃亡期间曾搭乘出租车到一家维吾尔餐馆,并到餐馆内找人取钱付车费。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对新疆发表过不当言论,近年来,在“泛突厥主义”背景下,土耳其政府支持过维吾尔族的偷渡行动,中国外交部曾对土耳其接纳173名经东南亚偷渡出中国的维吾尔人表示不满,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反对任何支持非法移民的行动。这次的事件,或许意味着埃尔多安的“突厥帝国”神话终于砸了自己的脚。

  土耳其从未有官方正式数据统计过该国维吾尔族人移民的数量,据民间数字,应超过5万,若加上早先迁入已融入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后裔,则说有几十万(有报道说是30万)。土耳其以突厥国家“老大”自居,多年来一直接纳包括中国维吾尔族人在内的所谓突厥“难民”,以此显示“种族友善”和“人道主义责任”。土耳其的“流亡”维吾尔人,除了可自由结社集会,无证件过期被捕和遭遣返的担忧外,时常还有政客和议员前来嘘寒问暖,这是为什么大量维吾尔人会移民土耳其的原因之一。

  埃尔多安的突厥神话有多奇葩

  20世纪初期以来,重构民族历史成为土耳其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土耳其史观”认为,世界上最早的人类出现于中亚,中亚最早的民族是土耳其人,土耳其人将自己的伟大文明传播到了全世界,故世界各大文明皆是土耳其人的创造。土耳其主义的极端表现形式往往被称为“泛突厥主义”(Pan-Turkism)和图兰主义(Turanism)。

  土耳其主义的开创者是苏雷曼(Süleyman Pa?a),他是第一个根据中国史料来撰写突厥史的人,他撰写了一部上溯到乌古斯可汗的新奥斯曼帝国史,认为乌古斯可汗这个在突厥语族传说中征服了世界的猛男就是中国史书中的冒顿单于。

  乌古斯可汗的传说本来是这样的:有一位突厥英雄乌古斯(突厥语姓氏的意思),征服了女真部落和身毒(印度)、唐古特(西夏)、沙木(叙利亚)、巴尔汉(西辽),生育了6个儿子(太阳、月亮、星星、天空、海洋、大地)24个孙子,后来成为了各个突厥语民族的祖先。

  

资料图:乌古斯可汗雕像

  据网友@黄汉之星 提供的资料,土耳其安卡拉大学的麦莱克教授的版本里,为了和匈奴扯上关系,他居然说乌古斯汗姓刘,乌古斯四大可汗的名字如下:

  一、乌古斯汗(UYGHUS KHAN)——刘。鲁什图。巴塞耶特(冒顿单于)

  二、阿尔密斯汗(AREMISS KHAN)——刘。古斯塔夫。苏莱曼(刘渊)

  三、伊斯梅达汗(ISMITAR KHAN)——刘。阿提拉。奥尔坎(阿提拉大帝)

  四、奥斯曼汗(OSMAN KHAN)——刘。艾哈迈德。居什尔(奥斯曼一世苏丹

  这位土耳其学者在这篇1996年的论文中称,突厥刘姓广泛存在于突厥各国中,因为西辽皇族汉姓刘,所以刘大石(耶律大石)是突厥喀喇汗王朝后西辽在中亚的统治者。

  这实在让人无力吐槽,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鼓吹这套诡异的突厥帝国历史叙述。

  下图是埃尔多安在新总统府接待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他们身后16名武士代表了历史上的16个与突厥有关系的政权,分别是:匈奴、西匈奴(也就是南匈奴)、匈人帝国、白匈奴、突厥汗国、阿瓦尔帝国、可萨帝国、回鹘汗国、喀喇汗国、伽色尼王国、塞尔柱帝国、花剌子模、金帐汗国、帖木儿帝国、莫卧儿帝国、奥斯曼帝国。

  

此外,土耳其总统旗与总统印上,16道光芒的太阳与16颗星星也有同样的含义。

  

那么,埃尔多安为什么需要一个诡异的“突厥帝国”神话?

  “土耳其史观”利用西方突厥学研究的知识,来反对西方中心论,但不难看出,泛突厥主义这样的内容,有俄国的泛斯拉夫主义和德国的雅利安主义的影子,带着法西斯思想。后来,当歪曲中国史料已经不够了,他们又开始歪曲希腊波斯史料中的“图兰人”。

  随着奥斯曼帝国覆亡,新生的土耳其共和国需要有效的意识形态,土耳其历史学家们用这种拙劣的手法来证明所谓土耳其人种的伟大,使土耳其人成了安纳托利亚最早的土着,使土耳其共和国在安纳托利亚的存在合法化,增强土耳其人的民族自信心。

  在当时,这是针对西方的正统史学长期以来对土耳其人的“歧视”,所采取的防御性观点,只不过矫枉过正了。在那个时代,这种扭曲的民族主义甚至极端化的法西斯主义,在西方世界也很流行。凯末尔虽然一方面在现代土耳其国境内搞民族同化,另一方面他也反对干涉外国泛突厥民族的事务,对泛突厥主义是有压制的。凯末尔时代结束后,“土耳其史观”在20世纪40年代就被土耳其官方悄然放弃了。

  有着极为深厚伊斯兰背景的埃尔多安,情况则不同,他与凯末尔主义是唱反调的,打压军方,恢复传统文化,大搞宗教保守化,推崇奥斯曼帝国,拍了一大堆吹嘘奥斯曼苏丹文治武功的电影,给奥斯曼苏丹树碑立传,外交上提出新奥斯曼主义,力图成为穆斯林世界的领导者。

  可是土耳其现在的实力,离大国梦差得太远。干涉利比亚埃及、叙利亚接连失败,经济萧条,通货膨胀失控,失业率常年在10%左右。对今天的土耳其来说,脱亚入欧搞西式民主不行,作为世俗化国家在伊斯兰世界又没有话语权,经济实力更远远比不上沙特。埃尔多安不放弃对“泛突厥主义”的宣传,并不是真的痴心妄想在中亚、新疆觊觎什么,搞点什么事情,只不过是在这种颓势下给民众打鸡血,毕竟历史证明,凯末尔给“西亚病夫”的这枚药丸确实灵光,土耳其人还是很吃这一套的。

  

突厥神话砸了自己的脚

  长期以来,大量“疆独”分子在土耳其经营、颠倒黑白。

  据环球时报报道,其中有不少新老“东突”分子。早期的老牌“东突”分子通过参加国际会议、开展“突厥学”研究等方式,在土耳其的政治、学术、文化和军队等领域获得了不小的影响力。“东突”在土耳其成立了近20个分裂组织,如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东突厥斯坦文化协会、东突厥斯坦青年联盟等。一些组织有自己的基金会和出版物,他们经常打着维护人权、宗教自由和少数民族利益的旗号,举办国际会议和游行示威,并通过一些右翼组织、人权团体及政党、议会等途径,对土耳其朝野施加影响,牵制政府决策。

  而最近的伊斯坦布尔夜总会袭击案中,很可能维吾尔族恐怖分子向土耳其自己开火了,可谓是惹火烧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

  大量新疆移民,在当地难以融入社会,找不到工作,部分人是把土耳其当作赴欧美的跳板,有些人流落到巴基斯坦和中亚,被基地组织吸纳。这些留在土耳其又长期失业的人中,也少不了亡命之徒,早晚可能成为不安定因素。

  资料图:土耳其失业率(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数据:TradingEconomics网站)

  观察者网曾报道一位在土耳其学习工作的新疆青年的经历,他含泪哭诉:

  “这个国家虽然跟我们新疆南疆一样大,生活着8000多万人口,但失业率很高,本地人找工作也很难,哪有你的份儿。再说了,你没有外国人就业许可证,人家也不会盲目雇你。加上你的土耳其语不好——虽然土耳其语和维吾尔语都属于突厥语系,但本质上还是两种语言,土耳其语也不是那么好学的。被逼无奈,就只能从事一些非法雇佣的工作。比如说你在国内,餐厅服务员、工地小工这种工作你是不愿意干的。刚开始你看不起这样的工作,可是肚子要吃东西,晚上也不能睡在公园里,生活需求很多,所以没办法,只能去干。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